“嘘!保持安静”的时代结束了

首页

2018-10-29

  在国际图书馆业界,对于图书馆的未来定位有哪些新思考?记者日前采访来沪参加第九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的国际图联(IFLA)主席格洛莉亚·佩雷斯—萨尔梅隆。

她同时也是西班牙文化联盟(西班牙档案馆、图书馆、文献馆和博物馆协会联盟)主席。

  建筑总面积约万平方米,书库面积约2500平方米——上海图书馆东馆书库面积仅占约2%。 这一比例看似颠覆了图书馆以书为重的传统定位,但恰恰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惑人们的问题:在数字化时代,大体量的实体图书馆还有存在必要吗?格洛莉亚十分认可上图东馆的设计理念,“图书馆一直在变化,不变的是服务大众的社会角色。

图书馆要扮演的是动力引擎的角色,教会大众如何更好地利用知识与信息。 同时,图书馆免费向公众开放,是城市永远为市民保留的知识绿洲。

”  “巴西博物馆的火灾敲响警钟,如何长期保存文化遗产永远是道课题。

”格洛莉亚提醒:在数字化时代,不仅纸质资源仍需保存,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保存数字资源同样是个问题。

为了节省成本,很多连续出版物(期刊)已经直接在网上出版。 对于这部分资源,如何推动制定政策进行保存,现今仍有缺失。

对于传统出版物,各国大型公共图书馆一般都有呈缴制度,保留副本。

随着时代变化,出版的载体越来越多,视听、影像、数字资源如何保存?  公共图书馆既有在信息爆炸时代为读者选择有价值的资源的职责,又有将这些资源不断传承的任务。 “古籍是古人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,数字资源可能就是今天的人们留给未来的文化遗产,如何避免让今天的数字资源成为未来的信息黑洞,我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。

”  “图书馆的实体空间是独有的,对于未来的城市生活将会越来越重要。

”格洛莉亚了解到,上图东馆将设立各种不同功能的主题馆,比如能让爱好者创作音乐的视听室、表演艺术空间等,“这是有远见的设计,图书馆当然不可能实现所有功能,但我们要追求的就是倾听大众的声音,最好的图书馆可以提供给读者一切想要的信息。 走进图书馆,‘嘘!保持安静’,这样的时代结束了。 ”(解放日报记者施晨露)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编辑:王丹沁。